个人资料

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博客列表 > 博客正文

维基百科 蒋介石日记部分内容

分类:

蒋介石日记,是中国现代史重要人物蒋中正自1915年至1972年7月21日手部肌肉萎缩症不能执笔为止之私人日记,共57年,是中国历史上现存最完整、资料量最巨的领导人日记。其中1915年、1916年及1917年之日记,于1918年底福建永泰县遭北军袭击逃难时失落,1915年日记仅存13天。蒋后来自撰《中华民国六年前事略》回忆1917年前个人历史,亦被学者引用,但非日记。1924年日记可能遗失于黄埔军校时期。台海两岸都有学者认为此日记高度真实及有权威性,颠覆中国国民党及中国共产党过去官方论述。

蒋日记原本由其本人保管,蒋死后交蒋经国保管;蒋经国死后,交蒋孝勇保管;蒋孝勇死后,交蒋方智怡保管。2004年,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郭岱君与马若孟取得蒋方智怡授权,亲自到加拿大与美国的蒋家,将日记带到胡佛研究所存放。

蒋介石日记“目前暂存于美国史丹佛大学胡佛研究所档案馆,已开放供研究者参阅”[1]:10微缩摄影版,但因蒋家后人(可能是蒋经国或蒋介石自己)对日记有删节或涂黑,导致少部分日记内容不完整。胡佛研究所也在蒋家要求下,将部分与史学研究无涉的隐私少量内容进行处理,此部分内容将在2035年完全公开。[2]

蒋日记有多种版本:手稿本:即原稿。仿抄本:即命人按照原样照抄的副本,自1920年起至1970年止,中间缺1924、1948、1949三年。类抄本一:毛思诚撰,将蒋日记分门别类抄出。后于文化大革命时,毛家被红卫兵抄家,于夹墙中发现,最后留于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类抄本二:中国抗日战争时期,蒋命王宇高、王宇正继续分类摘抄自己日记,分为"困勉记"、"省克记"、"学记"、"爱记"、"游记"等五种。编者并加入史料补足蒋日记中未提及之处,但对蒋日记有润饰,现在已经由台北国史馆出版。引录本:"事略稿本",由孙贻主编。将蒋自1927-1949年文告与函电等一并收入,但蒋日记部分有做删选及美化。其他亦有引用蒋日记著作,不一一列举。[3]

背景

蒋介石日记由蒋介石从1919年直到1972年患病止,用毛笔亲笔工整在日记簿上书写。原文无标点符号,均为后人所加。不过卷帙浩繁,要解读得花很大功夫。

胡佛研究所

2005年,蒋方智怡将蒋中正与蒋经国私人日记原稿(合称“两蒋日记”)移至美国史丹佛大学胡佛研究所暂存50年。胡佛研究所档案馆主任Elena Danielson表示,他们现在所收藏手稿档当中属于中国近代史人物已经有一百多位,而两蒋日记只是暂借保管。李登辉时代曾任总统府第一局副局长郭岱君,五年前受聘于胡佛。据郭说,胡佛和蒋家协议:两蒋日记只是“存放”(deposit)于胡佛,但并不“拥有”(own or possess)这些日记,将来不排除日记迁往中国领土(Chinese territory)之可能。

2006年3月25日,时任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和蒋家媳妇蒋方智怡亲自到访史丹佛大学,首度将原件(1917年至1931年的日记)公之于世。

胡佛研究所设立的“近代中国档案及特藏史料”,内容包括中国国民党档案、蒋中正、蒋经国日记、中华妇女联合会档案等。陈诚把他在江西剿共攻破中共瑞金,所掳获原始文件赠予胡佛研究所,二战接收中国东北要员张嘉璈把他的文件也给胡佛研究所,宋子文的文件和两蒋日记如今亦归胡佛研究所,前行政院长郝柏村、前行政院长唐飞和前监察院长王作荣等中国国民党大老也将个人文件和档案交给他们收藏。

法院保护令

2013年9月25日,斯坦福大学针对蒋日记,向所在地加州法院提起了诉讼。[4]该大学的委任律师说,诉讼的目的是要请法院裁定,蒋日记要由斯坦福大学继续保管,或者交还给蒋家后人,而不是请法院判决蒋日记的所有权归谁。

目前为止,仅有蒋方智怡与该大学签约,委由其保管蒋日记;而日记的所有权属于蒋家后人共同继承,故该大学目前获得代为保管的授权并不完整。

蒋日记所有权的共同继承人为:蒋孝章、蒋蔡惠媚、蒋方智怡、蒋友梅、蒋友兰、蒋友松、蒋友柏、蒋友常与蒋友青等九人。[5]

部分内容

1919年7月26日写道:“近日甚为淋病之苦,心生抑郁也。”1919年3月,他旅经香港,又在旅舍中嫖妓,他说是“见色心淫,狂态复萌,不能压制矣”。蒋也曾写道:“见艳心动,记大过一次。”。

1923年8月5日写蒋“约会马林及各同志商决赴欧事”。12月13日写蒋于“下午,作《游俄报告书》”。

1925年6月,沙基惨案发生,蒋“忧愤成疾,日记独立自强标语以自针”[6]。

1927年8月8日写道:“余以为对同志应退让,对敌人需坚持,而汪乃异其是,诚非人类也”[7]

1931年12月16日,蒋介石在日记里写道:“孙夫人欲释放苏俄共党东方部长。其罪状已甚彰明,而强余释放,又以经国交还相诱。余宁使经国不还,或任苏俄残杀,而决不愿以害国之罪犯以换亲子也。绝种亡国,乃数也,余何能希冀幸免!但求法不由我而犯,国不由我而卖,以保全我父母之令名,使无忝此生则几矣。”

1933年6月3日写道:“我屈则国伸,我伸则国屈。忍辱负重,自强不息,但求于中国有益,于心无愧而已。”[注 1]

1935年8月21日写对日本失败之预测:“(一)对中国思不战而屈。(二)对华只能威胁分化,制造土匪汉奸,使之扰乱,而不能真用武力,以征服中国。(三)最后用兵进攻。(四)中国抵抗。(五)受国际干涉引起世界大战。(六)倭国内乱革命。(七)倭寇失败当在十年之内。”

1936年11月30日写道:“从前只知以豪杰自居,而不愿以圣贤自居,今日乃以圣贤自待而不愿以豪杰自居矣。”[8]:13

1937年7月12日写道:“战争势必扩大,不能不亟谋应付之方”。7月19日写道:“政府对和战表示决心,此其时矣!人们以为危,我以为安,立意既定,无论安危成败,在所不计。”对日本“最后之方剂,唯此一着耳!”。7月26日写道:“遭必不能免之战祸,当一意作战,勿存避战之想矣。”。7月28日写道:“历代古都竟沦犬豕矣,悲痛何如?然此为预料所及,故昨日已预备失陷后之处置。此不足警异也。”8月13日写对日本作战“应以战术补武器之不足,以战略弥武力之缺点,使敌处处陷于被动地位”;中国共产党“思乘对外战争之机会,发动其阴谋,当设法防止之”。8月15日写日本“空军技术之劣,于此可以寒其胆矣。”8月25日写道:“近日,战局渐转劣势,人心动摇。此次战事本无幸胜之理,惟冀能持久耳”。9月25日写道:“敌以为反复轰炸可以逼我迁都或屈服,其实惟有增加我国抵抗之决心而已”。10月31日写道:“此次抗战,实被迫而应战。与其坐而待亡,忍辱受侮,不如保全国格,死中求生,与敌作一决战。如我再不抗战,则国民精神亦必日趋于消沉,民族生机毁灭无余矣。”11月7日写道:“保持战斗力以图持久抗战,与消耗战斗力以维持一时体面相较,则当以前者为重也。此时各战区应发动游击战,使敌人于占领各地疲于奔命也”“南京应固守乎?放弃乎?殊令人踌躇难决。”。11月13日写道:“抗战最后地区与基本战线,将在粤汉、平汉两铁路以西。”

1938年1月1日写道:“我人对于外交,断不宜作依赖任何一国之想,务必力图自存自立。”1月2日写日本“所提条件,等于灭亡与征服我国。与其屈服而亡,不如战败而亡”。1月15日写此星期中“敌人以宣战、否认我国民政府与继续军事行动等威胁逼迫,无所不至,可云极矣!以余视之,不值一笑”。1月17日写道:“此项声明,早在意料之中彼”日本“宣布不以国民政府为交涉对手,而未明言否认二字,此乃无法之法,但有一笑而已。”7月26日写道:“观察敌势,在直接溯江而上,仅占要塞、据点,而不作应战,以期先占武汉,为惟一目的。”10月22日日记写道:“此时武汉地位已失重要性,如勉强保持,最后必失。不如决心自动放弃,保全若干力量,以持久战与最后胜利的根基。”

1939年2月10日写日军“今晨在琼州海口登陆,声明占领该岛。此为开战以来对英法美最大之威胁;此后战局必急转进下。”日本“狂妄,盖已决心向民主世界开战矣”。5月4日写道:“敌逞凶残诚卑劣,无耻之尤者。……观我民众遭此惨痛,仍无一句怨恨抗战之言,余思之更难自安。……见我民众如此,更增余之乐观与勇气矣!中华民族之志气……残忍暴行岂能胁制!”。

1942年1月4日写道:“日本侵略南洋,可谓战无不利,攻无不克,而独在长沙之役受到最大惨败,于是英美政府及其舆论,方知日寇之强,乃反应我国之不弱,公认我五年抗战之艰难非若期预想之易也!”。

1945年10月11日写中国共产党“不仅无信义,且无人格,诚禽兽之不若也。”[9]

1946年8月21日写蒋当日正午接受比利时“列日大学颁哲学、文学博士,此为第一次获得博士学位也。尤其是哲学博士,是平生最爱之学术也。”

1947年11月1日写道:“正午与妻在庭园野餐,良晨美景,日暖风和,夫妇敬爱,心神怡怿,不能言喻。天父恩赐我如此之厚,惟有感谢不置耳。”[8]:402

1948年1月4日写道:“六时半起床,妻言星期日应可多眠一时,稍节劳力,你尚不知白发己全白,长此操劳,精力何以为继。余闻之只有彼此怜惜,互道‘但愿上帝保佑’,予亦无他言可慰也。”[8]:402。2月10日写道:“大除夕宴会后放花筒与高升鞭炮,勉效少年度岁之乐,妻更欢悦也。”[8]:402。3月25日写道:“甚叹今日求一李鸿章、胡林翼、骆秉章之流而不可得也。”蒋已经承认中国国民党改造失败,而失败原因出在内部。

1949年1月14日写道:“桂系及各方反动派因此必进一步藉”中国共产党“之条件,而更要胁我下野,以求投降也。余只有行我预定计划,尽其职责也。”[1]:606月18日写道:“余必死守台湾,确保领土,尽我国民天职”。[10]:2098月6日写道:“而今实为中国最大之国耻,亦深信其为最后之国耻,既可由我受之,亦可由我湔雪也。”[10]:22712月10日写其父子“午餐后起行到凤凰山上机,十四时起飞”往台湾,“途中假眠三小时未能成寐”。12月31日写道:“一年悲剧与惨状实不忍反省亦不敢回顾。”“军队为作战而消灭者十之二,为投机而降服者十之二,为避战图逃而灭亡者十之五,其他运来台湾及各岛整训存留者不过十之一而已。”

1958年8月31日写道:“此乃极端情感不良之下,仍能以理智控制,并不现激昂之色,此或修养之效。”

1969年7月5日写道:“恢复大陆领土主权问题,俄共入不能与我等先解决,如其阳为合作,阴无诚意,则不可合作,否则清军入关,对于吴洪之欺诈,当引以为戒。”10月17日写道:“我政府自当静观其内部变化,决不在此时反攻,以免俄共侵占华北,以制造另一个傀儡政权。”


台湾东海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吕芳上称:从蒋日记中可以看出一个“平凡人”到“领导者”之心路历程,无需刻意神圣化,也不必妖魔化。蒋日记开放研究虽不能颠覆过去历史,但提供许多其亲身经历之民国人事,补足近代重大历史资料。

---

难怪发动西安事变的张学良看到蒋介石日记后如此后悔:"深感悔恨和羞愧,甘愿被囚52年以赎罪"



songshizhao
最初发表2019/7/30 2:04:28 最近更新2019/7/30 2:08:49 179
为此篇作品打分
1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