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主页 博客 留言板 搜索
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博客列表 > 博客正文

雾霾掩盖下的中国经济真相

分类

1978年11月,中国经济开始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达30年之久,让全世界瞩目。这30年中,中国经济增长成为世界第3大经济体。中国现在持有2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并已成为第一大贸易国和外国直接投资目的地。很多发展专家和理论家都在鼓吹“中国发展模式”。

然而,中国的经济状况实际到底如何?什么是中国经济的真面目?



    美国新桥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单伟建早在2003年在“财经”杂志上就发表文章提出,中国经济是一个巨大的悖论。一方面,中国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经济体,经常保持两位数的增长;另一方面,如果用银行系统的不良贷款比例来衡量,中国却是最没有效率的经济体。从传统经济学的角度看这是匪夷所思的: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经济体,同时又是最无效率的。

    单伟建说,“没有效率的经济有可能实现真实的增长有两个必要条件。第一是自然的高储蓄率,第二是人为的资本控制。假设公民因为某种原因停止储蓄,银行没有多余资金对企业投放时,增长就会停止。如果允许储蓄流出国境,去寻找更好的投资机会,增长也会停止。”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讲,中国经济像是一个服用了兴奋剂的世界冠军,银行通过浪费居民储蓄来推动经济增长。但这是以长期健康为代价的,是不能持久的。中国这种“粗放型”的发展模式,如此高投资水平、高资源消耗、高浪费、高污染和低效率,使得经济成就的代价越来越高。

    在中国,由于没有完善的社会保障体制,老百姓出于养老、医疗等原因积累了大量预防性储蓄。同时,住房体制改革、教育体制改革也使相当多的大众储蓄资金用于买房、子女教育,导致中国的储蓄率一直在40%以上。而美国、日本和欧盟的私人储蓄率分别为4%、11.5%和 11.1%。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剑阁曾在世界国际商会的发言中称,中国拥有世界最高的国民储蓄率,这是支持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重要因素。

    中国经济增长的另一个原因是,中国工人的超低工资。表面上,中国的平均工资也一直在增长,但其实大部份流向了垄断行业和高管人员,直接制造产品的工人工资远远低于其它国家。花旗银行在其《宏观中国》研究报告中指出,若不考虑中国制造业劳动力比美国远为密集的因素,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只有美国的5%。两年前,美国苹果公司和英国金融时报先后来中国的“富士康”调查显示,富士康公司打工者每天工作15小时以上,月工资不足50美元,还不到美国同类工人2小时的工资。就是这点儿工资,还经常不能按时拿到。

    著名社会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指出,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有两个因素,第一就是依赖于中国的血汗工资制。中国的血汗工厂世界闻名,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中国劳工更低廉的劳动力了。比如在中国生产一双鞋的成本,加上运费与各种中间环节费用,只要3到4美元。而西班牙生产一双同样的鞋子就要20美元左右。除了劳工工资低廉以外,另一个原因那就是依靠中国为世界资本家承担环保成本;比如鞋子需要皮革,而皮革是一个高污染产业,在外国工厂要付出大量的排污费与其它治理污染的费用,而现在大量的污染都留在中国了。

    中国是世界第3大经济体,目前占世界GDP的约5%,然而却消耗了全球三分之一的煤炭、钢铁和棉花,以及将近一半的水泥。中国的煤炭消费量比美国、印度和俄国的总和还要多;10多年前,中国还是一个完全的石油出口国,而现在已经变成了世界上第三大石油进口国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

    国家环保总局承认,中国万元GDP能源消耗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的3至11倍。30年的经济高速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资源榨取性的过度消耗甚至浪费的基础之上,并往往以牺牲环境和牺牲后代的机会获得。对于中国目前所面临的生态环境窘境,环保总局承认:中国45种主要矿产15年后剩下6种,5年以后70%以上的石油依赖进口;无论在全球范围内还是局部范围内,中国都是世界上最大的污染者之一。空气和水的污染物浓度都是世界上最高的,这损害了人身健康、也造成了农业收成的损失。根据中国国家环保总局和世界银行最近的报告,空气和水污染使中国损失了5.8%的GDP。

    世界上污染最重的20个城市中,有16个在中国;有三分之二的中国人呼吸着不达标的空气。尽管到处水源短缺,但中国一半以上的河流污染严重,四分之一因为污染过重而无法用于工业和灌溉。大约4亿中国人民缺乏清洁的饮用水。中国的土地资源同样短缺:58%的土地属于干旱或半干旱地区,只有五分之一的耕地属于优质土地。

    英国权威杂志《经济学人》认为,中国经济投资过度,投资占GDP比率高达40至45%,没有一个经济体可以承受。改革开放30年,经济增长了6倍,而资源的消耗却增长了几十倍。如果算上生态成本,中国经济增长将为负值。所谓的“先进生产力”,正是挥霍本已面临枯竭的生态资源而拼出来的。这样的经济增长既无法持久,也对世界和后代子孙贻祸无穷。

    中国经济带动了整个世界经济的增长,却唯独牺牲了中国人民的福利,不仅是牺牲了这一代人的福利,更掏空了子孙后代的资源和环境基础。

    尽管来中国的外国投资已超过印度的10倍,且中国的国民储蓄率高达GDP的40%,而印度的储蓄率只有24%,但在过去10年中,中国的年经济增长率实际上大约为7%,而印度的年增长率则为6%。这说明,与中国相比,印度的资金利用得更有效率。其实,不光是资金利用效率问题,两国经济发展模式有着显着的差别。中国的经济增长靠的是外资和出口,而印度则靠的是内资和内需。这就决定了两国发展潜力和后劲的不同。

    对印度经济贡献最大的是包括信息产业在内的服务业,占GDP的50%。而中国则主要依靠制造业的出口来支撑经济发展,出口产品主要是缺乏技术含量的低级加工产品,如玩具业、制鞋业与纺织业,凭藉的优势是廉价的中国劳动力。这都是牺牲国人利益换来的,如果中国经济不能实现转型和提高效益,生产越多,中国人就被剥削得越厉害。

    中国因为普通百姓的收入不高,造成长期内需不足,经济不得不高度依赖出口,风险增加。目前中国经济对外贸依存度约为60-70%。这种依存度隐藏着非常大的风险,因为外界因素的问题就可以引起中国经济的震荡。

    而上述这一切恶果的根源,在于权力市场化。权力市场化是改变中国财富分配格局的起始点,也是理解中国30年改革开放的一把钥匙。它贯穿于价格双轨制、股份制改造、房地产开发以及国有企业产权转让等一切经济活动中。权力市场化像一头贪婪而凶猛的野兽,30年间一刻不停的啃噬着中国社会上本已单薄的公义。可以说,改革开放的一开始就失去了正义的基点,而后引发的各种问题再加上它在改革过程中一直牺牲老百姓的利益为其权力集团牟利,使社会公义在中国一步步泯灭殆尽。

    近年来,在中国学界所进行的对灰色收入和居民收入差距拉大之间的关系研究表明,目前中国社会内部的灰色收入,高达5万亿,主要来源于五个渠道:行政审批、金融腐败、公共资金流失、土地收益流失、垄断行业收入。目前在中国社会中真正的富人,靠个人奋斗起家的私人企业家只是很少数;真正的富人,主要是那些手中直接掌握着权力或直接、间接与权力有关的人。这也恰恰是人们对目前中国的收入分配状况强烈不满的主要原因。

    当今中国社会收入分配的关键问题,并不是在“不均”上,而是在“不公”上。中国几乎所有的所谓改革,如教育改革,医疗改革,住房改革等等,其实质就是向社会甩包袱,把改革的负担,改革的代价全都由加在社会的弱势群体身上。

    自由经济鼻祖亚当斯密认为,如果市场竞争不公平,如法律偏袒某些群体,存在不诚实的契约、不公平的银行操作和操控价格的阴谋等,造成垄断,那么“无形之手”是无法起到有效率和公平地分配经济资源的作用的。亚当斯密坚决反对各种垄断和伴随而来的权力滥用,这才是他理想中的自由经济的真义。

    中国经济增长主要来自对外贸易。北京科技大学博士生导师周天勇披露,中国进出口贸易的相当大部份,是控制在海外经商留学的高干子女配偶手中。据有关披露,截至2005年底,仅海外高干子女亲属经营的中国进出口贸易每年就达1000多亿美元,拥有财产6千亿美元以上,海外定居的高干亲属子女已经超过百万,其中高干配偶子女有20万人。随着越来越多的政治精英、经济精英和知识精英及其家属加入外国国籍,中国经济特别是地方经济将会越来越深的陷入外资的掌控之中。“少数人掠夺经济增长的果实,多数人承担社会改革的成本”,是中国跛足和变态经济发展的直接后果;“把财富带走,把GDP留给中国,把污染留给中国”,就是中国主导的资源耗尽型出口型经济的真实写照。

    1997年后,中国通过发行国库券等方法进行扩张性财政支出,大举上马各类“面子工程”。为此,中央政府的财政赤字从1997年的560亿飙升到2009年的7397亿。2010年财政赤字可能将占GDP3.1%,创历史最高水平;且借新债还旧债,导致利息负担“如雪球般越滚越大”。而中国的GDP不断刷新,其中各类“面子工程”的兴建和不断拆毁又重复兴建公共设施又占很大比重。

    但政府财政总收入中的教育、卫生、社保等公共开支的比例却低的可怜,中国仅仅为7.4%,而美国是42%,英国49%,加拿大则高达52%。联合国对世界医疗体系的两项排名,一个是医疗卫生体系的实际效果的排名,总共排名国家是192个国家,中国排在144位。第二个是医疗体系公平性排名,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排名是188位,是倒数第四名。也就是说,中国的医疗体系是最贫富分化的,连很多非洲国家都不如。

    中国的银行也是危机重重。据世界评级机构标准普尔估算,中国银行的坏帐比例在45%,也就是说老百姓的银行存款有一半都打了水漂。中国大陆的公共债务和银行坏帐的增加已到了无法承受的地步,庞大的不良贷款与政府借款,将拖累大陆金融体系,中国大陆随时可能发生金融灾难。而资本外逃是中国金融业的一大特色;贪官们对于中国了无信心,贪污了钱首先都想要存到国外的银行去。中国的资本外逃率,1993年以前是52.3%,以后逐年增加,近年来某些年份的资本外逃率甚至高于100%。

    曾经被引以为豪的巨额外汇储备,也最终被证实成了烫手的山芋。因为,外汇储备在被消化的过程中,造成中央银行被迫发行8倍于此的人民币将其买入;而它再通过商业银行系统的层层放大至几倍,资金如潮水般冲入中国经济系统,造成严重通货膨胀。国民生产总值一路窜升,人民币实际购买力严重下跌;而通货膨胀真正冲击的是正在艰难维系生计的低收入阶层。……

    有人感叹:我们失去了公平,却没有得到效率;我们失去了理想,却没有得到现实;我们失去了“鱼”,却没有得到“熊掌”。对中国来说,这就是经济发展的真相!

songshizhao
最初发表2017/5/6 10:07:17 最近更新2017/5/6 10:07:17 6369
为此篇作品打分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