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加息将暴露中国经济弱点

在华盛顿准备好迎接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到来以及利率上升之际,中国可能会情有可原地产生一种受到围困的感觉。中国拥有全球杠杆率最高的企业部门,房地产行业以波动出名,还有众多银行依赖货币市场借款为贷款融资。这使得中国经济对加息预期尤为敏感,再加上特朗普当选以来美元走强,已引发一波新兴市场债券和股票抛售潮。

瑞穗证券(Mizuho Securities)驻香港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我认为特朗普因素会导致美联储更加激进地上调美国利率,不仅是12月各方预期的这一次,明年还会有好几次。”他在下周美联储(Fed)开会前发表了上述言论,市场普遍预计此次会议将宣布加息。他还表示:“美元走强将使中国政府稳定人民币汇率的努力复杂化,北京方面可能不得不收紧货币政策。”

中国企业债务负担的庞大规模——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50%,相比之下2008年为125%——意味着,即使短期利率微幅上涨都可能挤压企业活动,引发违约,从而阻碍经济增长。标准人寿投资(Standard Life Investments)的新兴市场经济学家亚历克斯?沃尔夫(Alex Wolf)认为,违约风险正在上升,因为越来越多公司在依靠短期货币市场筹集资金以偿还现有债务。

他说,利率上升,尤其是短期利率上升,加大了较弱公司所受的压力,增加了违约风险。随着货币条件收紧,6个月期的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一种基准短期利率)近几周出现飙升。评级机构惠誉(Fitch)的估算揭示了从官方统计数据看不出的中国企业经受痛苦的程度。据惠誉估计,中国银行体系约15%到20%的贷款已经属于不良贷款,而官方的不良贷款率还不到2%。

在这种背景下,中国资本外流的激增(11月接近700亿美元)加剧了中国政府面临的挑战。随着资本不断流出中国,北京方面别无选择,只得收紧国内货币条件,尽管这会使已经难以偿还债务的企业更加艰难。

金融机构的全球协会——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估计,今年头10个月,中国的资本净流出总计5300亿美元,10月是连续第33个月资金流出超过资金流入。相对于以不断贬值的人民币计价的资产,强势美元让美国资产更具吸引力,这促使中国人想方设法避开最近收紧的资本管制,将资金转移到境外。

短期利率上升还可能冲击中国金融架构的最弱支柱之一。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等几家中型银行发现很难吸引存款,因而依赖从短期货币市场借款,但这种借款的成本现在开始上升。房地产公司(整体经济的主力军)也极容易受到短期利率飙升的影响。自中国政府今年10月收紧规定以控制这个过热的市场以来,开发商的债券发行已大幅减少,这损害了它们投资新项目的能力。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旗下“投资参考”(FT Confidential Research)的数据,今年11月,房地产开发商仅发行了120亿元人民币(合17亿美元)的债券,而1月至9月的月度均值为860亿元人民币。伴随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出现的一系列政治不确定性,加大了这种经济压力。特朗普曾威胁要对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并且要把中国列为一个“汇率操纵国”,因为有人指控人民币被低估。

基金公司Hermes Investment Management新兴市场主管加里?格林伯格(Gary Greenberg)表示:“在唐纳德?特朗普的富豪内阁实施以富豪为导向的财政议程之际,他是不是在寻找一个外敌,以转移其支持者的注意力?”上周特朗普与台湾领导人通电话也影响了中美关系,美国与台湾之间没有外交关系。

“与台湾通电话,再加上不遵守外交规矩的推文,给(特朗普)提供了一个遥远的敌人,可以把美国的种种弊病都归咎于对方,”格林伯格表示,“中国可能会做出非常愤怒的反应。这种局势可能会升级吗?有可能,但现在要下结论还有点早。”

作者:songshizhao 发表于:2017-03-06T11:40:46 访问量:604
评论 [发表评论]